<sub id="3thof"></sub>

  1. <sub id="3thof"></sub>

  2. <wbr id="3thof"><pre id="3thof"></pre></wbr>

      <wbr id="3thof"></wbr>

      關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掃一掃,用微信瀏覽

      |客戶端
      人民旅游人民日報全媒體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 > 人民旅游

      倭寇侵擾卻保留下最傳統房子,海上探尋才遇見真正的海女

      來源:民生網2017-07-07 14:55:25

      摘要:在泉州的某個下午,我從關帝廟出發,坐著8路公交車一路向東向南。半小時后,車上的乘客多了些背著背簍、拎著漁具的女人,車窗外的海腥味越來越濃。

      在泉州的某個下午,我從關帝廟出發,坐著8路公交車一路向東向南。半小時后,車上的乘客多了些背著背簍、拎著漁具的女人,車窗外的海腥味越來越濃。下了車,晉江就在我的右手,江面上漁船眾多,不時能聽到漸遠的汽笛聲。沿著豐海路一直走,可以走到晉江的入海口,晉江從這里流入東海。

      走進了海邊的小漁村 — 蟳(xún)埔村。此行的目的之一是為了參觀泉州的一種傳統特色建筑——蚵(kē)殼厝(cuò)。顧名思義就是用蚵殼建造成的房子。聽說實在元末明初時,富饒的泉州數次遭到倭寇的嚴重侵擾,先民無力重建家園,只得撿來碎石碎磚建造成屋,再從海邊撿來蚵殼作為外墻裝飾。

      看起來像是傳統的閩南紅磚厝,花崗石的墻基,上下紅磚砌方框、窗框,紅白相間、鮮艷古樸閩南紅磚厝風格鮮明。大而中空的蚵殼壘砌在墻面,墻里隔絕空氣多,這樣的墻冬暖夏涼。

      這些蚵殼最早的來源也很有意思。泉州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對外貿易繁盛,從泉州港出發的商船載著各類貨物遠航,返航時如果是空船就不利于行船,船員們就將散落在海邊的蚵殼裝船壓艙,返回泉州便將這些蚵殼卸下堆放在海邊。所以最早的蚵殼厝啊,還無意中成為了中外結合的建筑呢。如今的蟳埔村,也還四處可見專門的海蠣殼堆放處呢。

      到了蟳埔村的地界,沿著窄窄的小路沒走幾步,就看到了一座比較現代化的蚵殼厝。這座房屋看起來比較新,一磚一瓦都沒有太多斑駁的痕跡,只有窗戶四周使用了海蠣殼做裝飾,保留了傳統特色。

      窗口的三根立柱不知是什么,特別漂亮,應該有著特殊的含義。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繼續深入蟳埔村,既能看到洋氣的二層小樓,又能找到更加古老的蚵殼厝。一條小巷的兩邊,左邊的墻布滿大而密集的海蠣殼,右邊的墻則由紅磚瓦工整地砌成。

      兩種建筑風格在這里碰撞又交融,美且震撼人心。再向前走,遇到了一棟爬滿植物的蚵殼厝,這植物又給蚵殼厝作殼,給灰白的建筑抹上鮮亮的綠色。這座建筑的對面坐了兩桌蟳埔村民。從她們的衣著、頭飾,一眼就認得出她們就是與惠安女、湄洲女并稱福建三大漁女的蟳埔女,以吃苦耐勞、心靈手巧、風俗獨特而聞名。

      她們靠海吃海,以海為生。

      蟳埔女頭發盤髻,插花作為頭飾,她們身著同款不同花色的寬松襯衣,黑色褲子,大多是腳踩拖鞋或是光著腳丫,方便隨時下海勞作,身上背著紅色小包,方便去售賣海鮮。經過的時候,她們正在玩牌,不是撲克牌,是用一些彩色的小紙條組成的一種牌,可能是當地特色的形式。得到允許,我給她們拍了一張照片,光線不好,但她們的發飾和衣著點亮了這張照片。

      看見了一戶人家,院子看起來不大,除了住房之外,卻還有一個獨立的宗祠。我怕是不敬,就沒拍照。又想到在南方似乎見過很多宗祠,而在北方好像沒怎么見到過。不知道宗祠文化在發展過程中經歷了什么,我們又失落了什么。七拐八拐,我似乎來到了蟳埔村的主街上,街道上濕漉漉的,各種小店都齊全,各種海鮮都在等待歸屬。

      我看到了更多的蟳蜅女,在蹬車的、在賣海鮮的、在抱小孩的、話家常的……濃濃的生活氣息包圍了我,伴著腥咸的海風。(李存霞)

      合作單位

      友情鏈接

      民生網新聞熱線:010-65363346  010-65363014        投稿郵箱:msweekly@sina.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363027        舉報郵箱:msweekly@sina.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254號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29    |    京ICP備10053091號-5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