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thof"></sub>

  1. <sub id="3thof"></sub>

  2. <wbr id="3thof"><pre id="3thof"></pre></wbr>

      <wbr id="3thof"></wbr>

      關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掃一掃,用微信瀏覽

      |客戶端
      人民文化遺產人民日報全媒體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 > 縣域經濟 > 人民文化遺產

      在城市更新中讓文化遺產“活”起來

      來源:光明日報2022-06-20 09:26:27

       【熱點觀察】

      一位城市學家曾說,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發展史上,不同時代累積下來的牌坊、院落、街道、老民居等文化遺產構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態。這些寶貴的文化遺產,不僅是活著的傳統,更是代表城市獨特性的歷史文脈。以首都北京為例,全市現有7項世界文化遺產、3840處不可移動文物、43片歷史文化街區、500余處歷史建筑(群)、200余項國家級和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些都是北京得天獨厚的文化資源。正是由于它們的存在,北京才有了自己獨特的古都氣質。保護、傳承、利用好文化遺產,有利于激活城市活力、塑造城市品牌、增加城市魅力。

      從局部到整體:激活城市生命體

      城市是一個活態的生命體,需要不斷更新。可城市更新又面臨著諸多悖論,比如大拆大建和不當的整治更新會導致老城風貌消失;若將文化遺產和歷史文化街區封存固化,又會使其失去活力和使用價值。對于北京這樣的古都,保護文化遺產既不能對城市進行大規模改造,也不能將文化遺產封存固化,而應采取一種漸進的、由點及面的城市更新方式。具體而言,應遵循最小干預原則和最大隱蔽原則,在保護城市整體歷史風貌的前提下,對老城進行必要的小尺度提升性改造,針對基礎設施進行活態化改造,按照“點(文化遺產建筑)、線(歷史文化街區)、面(活態城市空間)”的順序進行老城更新。

      近年來,文化遺產相對集中的北京老城已經停止了大規模的城市改造與建設活動,城市更新開始從粗放型增量發展轉向精細型存量發展。從保護文化遺產的角度看,老城區更新整治需要進一步由“局部”轉向“整體”,即從狹義的文物保護轉變為宏觀景觀保護,實現“見此(單一文物)又見彼(整體景觀)”。

      筆者建議,有關部門可以針對北京不同文化遺產和歷史街區的具體情況制定有機更新的實施細則,將保護要求、更新的規范納入詳細的規劃體系中,出臺一套全面可行并適用于日常管理控制的老城更新方案。具體而言,首先將文化遺產所在區域的建筑進行細化分類,明確劃分出法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具有明顯特色值得保留的歷史建筑、允許拆除重建的建筑以及應當拆除的危房、違章建筑等;其次,在精細規劃的基礎上,建立全市空間信息平臺,統籌房管、街道、市容、市政、綠化、文旅、商業投資等不同要素,促進全要素空間模型的迭代;最后,利用數字技術建構信息抓取與決策支撐的技術體系,結合云端數據分析進行日常管理與局部改造,綜合推進“一軸一城、兩園三帶、一區一中心”重點工作的開展。

      從靜態到活態:實現文化遺產與群眾生活的融合

      在過去幾十年的城市化進程中,城市的變化有三種傾向:一是將歷史街區的老建筑推倒,重建數量可觀的高樓大廈,其后果是城市原有風貌被改變,古都文化氛圍喪失;二是歷史街區居民私建私搭,造成房屋極度密集、商業氛圍過于濃厚、人口密度過大、綠地和休憩空間被擠壓;三是對歷史文化城區的重塑并未充分考慮器物、建筑所承載的文化價值,采取了“靜態保護”的方法將其簡單地封存起來,造成文化遺產與市民生活割裂。筆者認為,對文化遺產及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利用,應重點考慮四個基本維度:提升區域功能的經濟維度、關注百姓生活的社會維度、保存歷史文脈的文化維度、注重城市特色的形態維度。

      文化是文化遺產及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與利用中尤其要注意的因素。城市更新改造時,“被保留”的文化不應僅僅作為一種靜態化修辭的“建筑”而存在。以北京南鑼鼓巷的商業化改造為例,南鑼鼓巷的老房屋沒拆,以建筑符號為載體的文化得以保留,但房屋的使用者由居民變為商家,原有的社區文化被切斷,居民與游客、居民與商家間的社會融合問題凸顯出來,文化被異化為空心的符號,成為炫耀性消費過程中的裝飾品。

      要想讓文化遺產成為活的文化,不能對文化遺產進行博物館式的保護,而必須依托人進行活態傳承,即在百姓日常生活中進行自然傳承。比如,可以在保護區(文化核心區域)內搭建實驗性的舞臺化互動與活動空間,以“政府引導、企業運營”的方式,激發社區居民的文化自覺;也可以對特定的文化空間進行微改造,如增設社區美術館、藝術畫廊、創意書店、生態綠地等,以實現文化遺產、歷史文化街區與百姓生活的活態融合。

      從物到人:關注歷史街區中百姓的生活

      城市更新的目的,說到底是為了保持城市活力,延續城市生命力,而城市的活力和生命力,除了硬件,更在于文化和歷史。保護城市的文化遺產,就是為了留住城市的記憶,留存城市的歷史和文化。

      作家馮驥才在描述對歷史名城巴黎的觀感時曾說,巴黎的盧浮宮、凱旋門和圣母院等,只是“歷史的幾個耀眼的頂級的象征”,而巴黎真正的歷史感則表現在城中一片片的老街和老屋中,因為這些昔日的空間中有活生生的歷史,有血有肉,生動而真實。

      歷史建筑和歷史街區是靜態的文化,而居住其中的人無時無刻不在流動,他們的生活習慣代代相傳,形成了鮮活而有溫度的民俗文化,這些民俗文化非常值得發掘、銘記與保存。所以說,最好的城市記憶不僅存在于城市的標志性建筑中,更存在于城市居民的生活細節與民生故事中。城市歷史文化街區內發生過或正在發生的鮮活的民生故事,如同街區無形的毛細血管,聯通著城市居民的生活和情感,同時還是城市歷史某個斷面和城市文化某個側面最好的寫照。

      因此,在探索文化遺產和歷史文化街區保護的過程中,不僅要從保護文物的角度、追尋歷史的角度、藝術審美的角度去操作,還要從關愛人、體諒人的角度出發,關心當下居住在歷史街區中的普通百姓的生存狀態,盡可能地延續歷史街區原有的社會結構和文化生態,建立諸如“老北京文化活態博物館”等以居住為主要形態的社區,使文化遺產和歷史文化街區不再是死氣沉沉的硬件展示。

      從存量到流量:推進文化遺產的數字化

      活化利用文化遺產就要通過文化遺產增加社會互動、突破傳播的時空限制、建構新的傳播模式。文化遺產的數字化、數據化與物聯網化是實現上述目標的有效手段。

      文化遺產的價值脫離不了其原本的社會體系,在文化遺產的數字化傳播中,不僅要關注媒介對文化遺產器物層面的信息呈現與符號表達,更應利用新媒介的傳播優勢闡釋文化遺產的符號所指和意涵。文化遺產傳播是文化遺產價值增值的過程。因此,不能將文化遺產作為一個存量看待,例如將文化遺產看成文物、遺物、不動物、過時物等,而應將其看成動態的流量——隨著多媒體、互聯網、AR(增強現實)、VR(虛擬現實)等技術在文化領域的運用,文化遺產的感染力、傳播力、影響力將得到空前增強。

      此外,還應推動文化遺產的數據化和物聯網化,即建立文化遺產虛擬與現實交互的數據系統以及文化遺產參觀者數據庫,基于數據對比分析進行文化遺產參觀推薦,對文化遺產進行精準推廣或品牌化統一推廣。文化遺產的數字化、數據化與物聯網化,一方面可以為非物質文化遺產與物質文化遺產聯動展示搭建平臺,另一方面有利于文化遺產在網絡空間的品牌建設。

      總的來看,利用現代技術手段,活化利用文化遺產,不僅能帶來經濟效益,也能產生社會效益,還具有凸顯城市文化特色的文化效益,更能提升城市的魅力和國際影響力。(于小植)

      (責任編輯:羅芳菲)

      合作單位

      友情鏈接

      民生網新聞熱線:010-65363346  010-65363014        投稿郵箱:msweekly@sina.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363027        舉報郵箱:msweekly@sina.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254號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29    |    京ICP備10053091號-5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